Contact

戴爾•帕金斯(DALE PERKINS): 伯林格姆(BURLINGAME)的傳奇人物

March 25th, 2014

到訪過伯林格姆的人,對藝術家戴爾• 帕金斯(DALE PERKINS)的作品一定不會感到陌生。也許您是當年那一群5年級小學生中的一名,1963年在帕金斯的指領下為羅斯福小學的入門創建了一對馬賽克飾圖;或許您是一位在帕金斯擔任伯林格姆學校藝術顧問26年職業生涯中蒙受過他幫助指導的教師;也許您是在 IL FORNAIO 餐廳享用午餐時意外發現帕金斯的水彩畫,該作品賦予這家市中心餐館一份特別的雅緻,使其榮得2011年伯林格姆美化景觀學會一獎;或許您是在伯林格姆社區廚房教育參觀遊時,在某伯林格姆和 HILLSBOROUGH 的知名住宅里看到了帕金斯的水墨圖;也許您是在土狼遊艇俱樂部的入口處留意到帕金斯的水彩;或許您是在青山鄉村俱樂部得到了帕金斯的“一桿入洞”的水墨插圖。

無論從什麼方面,什麼角度,戴爾• 帕金斯已深入到您的生活。

watercolors (3) copy1963年,受益於一位朋友透露的訊息,帕金斯申請了一份擔任伯林格姆學區藝術顧問的工作。那時他剛三十出頭,與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一起,帕金斯已創造了價值一輩子的生活。

出生明尼蘇達的他摯愛舊金山。帕金斯在明尼蘇達州成長到12歲,在那裡十二年的時間足以養育出他對大自然與生活的熱愛。“從我記事起,我就對有生命的東西非常著迷,”他回憶道,“青蛙、蝸牛、蛇、魚、樹...這是我每日世界。”

在明尼蘇達州長大的他,帕金斯說,“那是一種完全感觸。”如同舊金山,帕金斯的父親最終舉家搬遷,但卻是不一樣的感受。“不一般的文化衝擊,”帕金斯說。“沒有了青蛙和水,只有建築和噪音。” 漸漸地,他不但適應而且但愛上了他的新城市。帕金斯用他兒時對大自然的那份崇敬來對待車水馬龍的街道。

帕金斯一家最終在埃利斯(ELLIS)和海德(HYDE)街道交叉口的一所小公寓里安下家來。 1945年,還是一名學生的戴爾• 帕金斯站在街角落兜售印有標題為“號外!羅斯福(美國第32任總统)去世了!”的報紙。在商業高中,他與後來成為舊金山的市長 GEORGE MOSCONE打籃球比賽。畢業後,帕金斯在華盛頓州的小鎮霍頓(HOLDEN)一銅礦裡度過了他人生的第19個夏天。後來,帕金斯成為美國第六陸軍的現役軍人,在那裡,他的一位朋友名叫“SPOCK 先生”,LEONARD NIMOY。在帕金斯家中的廊道牆壁上掛著一幅他與 NIMOY 的合影照,照片上身著軍裝的兩位小伙子顯得是那樣地青春洋溢。

watercolors (2) copy不管是冒險還是安置,一根共通的繩線串連著帕金斯的人生,那就是藝術。他記得,在他很小的時候一位老師教他畫知更鳥,而這看似平凡的事卻改變了他的一生。一位正處萌芽階段的藝術家,帕金斯所認識到的遠遠不只是怎樣畫一隻小鳥。他解釋道:“我的啟蒙老師灌輸給我萬物之美。這使我變得對生活充滿無限的迷戀。”

他受啟發“用不同的媒體來探究表現形式。” “作為一名學生、教師、藝術家和顧問,我已經做到了。”

在上高中時,帕金斯畫卡通畫;在HOLDEN附近的蘋果園裡他畫筆墨畫;在舊金山州立大學學習藝術。大學畢業後他搬往加州的PETALUMA並成為了一名美術教師。在部隊,他的工作是“為部隊報刊速寫運動員”。

退役後,帕金斯得到了一份在奧克蘭教學的工作。他和他的家人定居達利(DALY)市,入住 HENRY DOELGER設計的一“小盒子”住宅。之後,於1963年開始了他與伯林格姆城市長期而頗有成效的合作關係。他搬到米爾斯莊園(MILLS ESTATES)的新居並開始了他新的工作。在米爾斯莊園安家最終使他成為這裡的“必訪”藝術家。在“樹林城市”裡,帕金斯找到了他熱愛大自然的理想之地。

曾與帕金斯合作過幾個城建項目的前伯林格姆市長特里• 格爾(TERRY NAGEL)綜述道:“為戴爾理解我們社區的熱衷所在-美化伯林格姆。”

伯林格姆美化委員會的一名會員 LESLIE MCQUAIDE,指定帕金斯的水彩作品來陪襯園林委員獲獎者銘牌,她補充說:“戴爾是我們社區的財富。他的水彩畫不僅捕捉住景觀獲獎藝術家的精髓,而且他還無償地把作品作為禮物送給城市。”

watercolors (1) copy1963至1989年間,從伯林格姆學區退休後,帕金斯任教於舊金山州立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聖母學院(現巴黎圣母院那慕爾大學)和加拿大學院。在任教生涯路途中,他的藝術作品也開始出現在畫廊裡,到今天一共有50家畫廊展賣他的作品,包括舊金山的五家和在伯林格姆的三家畫廊。這對自認為“內向”,一直到20多嵗,他还要被迫和兄弟同床,生活曾一度窘迫的他來說無疑是相当的成功。

退休從教後帕金斯一頭扎進藝術創作中去。 80高齡的他一如既往地作畫,保持繁忙的日程:為委託作品創作,為捐贈(多為民間協會)作畫,當然,也為藝術而創作。不作畫的時候,他把時間投入到他的7個孫子身上。不久前,他忙於重新美化他的後院。(“這花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

帕金斯在他1963年購買的住宅里創作。家裡的每一面牆上都掛著刻畫舊金山景色和描繪大自然壯觀絢麗的水彩巨幅。帕金斯的網站上雖然鼓吹他與舊金山的關聯,但他牆上流露出的是他的同等摯愛,那就是他對自然生態界的細微研究。“我畫很多花,他說。“我酷愛細節。”

幫助帕金斯創建網站和銷售他藝術作品的人是他的兒子TARNY 。雖然 TARNY本人並不是藝術家,但他把自己對藝術的賞識歸功於他的父親。也許更重要的是,他感謝帕金斯對他的熏陶,對生命的珍愛。“能給我最大恭維的莫過於這一句話:“你就像你爸爸。”他說。“他的求知欲,開朗的天性,精湛的技藝...哇。”

在 TARNY 眼裡,他的父親是現代版喬治• 貝利(GEORGE BAILEY),但不是那位需要提醒他有“一個精彩人生”的人。“我爸爸是一個非常積極向上的人。” “他好奇,有獨到的優勢觀。”成長過程中,TARNY 說帕金斯家裡是“狗、流浪貓、倉鼠、大老鼠、小老鼠和鸚鵡的不眠遊行場地”,可見戴爾仁慈善良的心地和他對生命的熱愛。

“我一直相信你無法去宣傳你不相信的東西,” TARNY 帕金斯繼續說。“與我爸爸一同做他的網站,推銷他的藝術作品對我來說很容易。(他教我)積極向上,追求美,在自然中發現恬靜閒適,並保持開放的心態。”

在他的一生中,帕金斯為他的朋友、組織機構、報紙、社區、國家領導人和國會議員以及各种運動主张做藝術創作。他教導兒童、青少年,據他兒子說,甚至他自駕“藝術巴士”去參加藝術展出。最近他把時間投入到“越來越多沒有預算的慈善事業:教堂,非營利基金會,”以及付款客戶的工作中去。“一旦我跨過不再擔心賺錢的橋,我便開始專注於(工作)有意義的事業,尋找欣賞我所做所為的人,”他解釋說。“另外,我想保住我在外的名聲。一旦退休了,就很難做到這一點了。”

2013年,戴爾獲得伯林格姆圖書館基金會授予他的榮譽,加入 ESCOFFIE協會。該協會的得名來自伯林格姆前圖書館長 ALFRED ESCOFFIER,該協會榮譽授予那些“為伯林格姆圖書館的成功做出終身貢獻”的個人。

“戴爾總是那麼慷慨,楽於奉獻,施予援手”,圖書館基金會主席MICHAEL MA稱讚道。

帕金斯為圖書館每年的圖書與作者午宴捐贈手工水彩筆記卡片,MA說這一午宴為圖書館賺得每年大約4萬美元。“他每年製作500至600 張筆記卡片”, MA吃驚道。“全是他一個人做的。‘你們需要什麼?沒問題!’ 一絲猶豫都沒有。”

MA繼續說:“在2013年我們授予戴爾榮譽,他的藝術遍布整個午宴。每個人都希望買一些藝術作品。他們問戴爾他們怎樣可以買他的作品。他傻眼了。他不確定他想要賣!”

“戴爾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 MA 補充道。

“我想把我的技術本領用在他們需要的地方,”他說。“我總是想盡我最大的可能做到最好,不管花費多長時間,”這位在50年前踏入伯林格姆的藝術家,無間斷地慷慨奉獻給這城市太多太多。“每一藝術品讓我倍受關聯,每一客戶都是一個士氣鼓舞。没有金钱能取代一個真心的讚美。

戴爾• 帕金斯職業生涯的標誌是藝術、教學與公益服務。

“我很幸運。我真的很幸運。一個奇蹟接着一個奇蹟。”